第196章

    沈言笑瞅了瞅谢蓝玉,忧心忡忡地说:“昨天端王的人送来了顾大哥的血衣,说顾大哥已经去世了。哥哥,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顾言诺看着谢蓝玉那苍白的脸色,沉默了一会儿说:“发现林子墨在北方后,确实派了人去伏击他,那时候林子墨的情况挺危险的。”
    听着顾言诺的话,谢蓝玉的手紧紧握起来,几乎快把桌子敲碎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顾言诺停顿了一下,然后很肯定地说:“但他没死。”
    谢蓝玉猛地转过头,呆呆地看着顾言诺,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声音颤抖地问:“真的吗?你……你确定他没死?”
    “那时候情况真的很紧急,林子墨为了躲那些追兵,只能把衣服脱下来套在死兵身上,这样才逃过一劫。他的伤是我亲自处理的,能活下来真是万幸。”
    谢蓝玉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慢慢地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好一会儿,喉咙哽咽着问:“他还好吗?我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镇江王已经垮台了,现在北方基本稳定了。过不了多久,他应该会率军南下,来解救京州的危机。”
    谢蓝玉用手肘撑在桌子上,双手捂着脸,可是眼泪还是从手心下面悄悄地流了出来,顺着下巴一滴一滴地落下。
    过了好一会儿,她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只要他还活着就好,别的我也不求了。”
    顾言诺一路赶来京州,就算消息再闭塞,也知道谢蓝玉现在的情况。
    明天谢蓝玉就要主动去端王那边,想用自己把安惠长公主和平安换回来。
    顾言诺很不同意这种做法,他说:“你现在在军中的威望可能比长公主和小公子还要大,去了燕营能不能保全自己都是个问题,更别提你可能会成为他们威胁京州的筹码。”
    谢蓝玉却说:“我不会成为威胁京州的筹码的。顾大哥你赶了这么远的路,肯定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先去休息吧。”
    说完她就叫士兵领着顾言诺去营帐休息。
    沈言笑和顾言诺一出来,沈言笑就急匆匆地告诉顾言诺:“玉儿要我给她制剧毒,她打算自己带上,让想碰她的人都毒发身亡。这剧毒我能做,但玉儿自己也会中招啊,她这完全是去拼命啊!”
    顾言诺皱了皱眉,心想谢蓝玉真是个狠角色,看得清形势,下得了决心。
    她现在虽然是领兵的将军,但说到底还是个女人啊。端王那货肯定不会放过她的,我早就听说他一直想搞到手。这一去,哎,真不知会发生什么。
    沈言笑急得直晃顾言诺的袖子:“哥,咱现在怎么办啊?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帮玉儿?”
    顾言诺揉了揉眉头:“让我想想。先带我去看看你做药的地方。”
    顾言诺一刻都没歇着,拿着现有的药材就开始调配。他在医理和毒理上比沈言笑厉害多了,多少剂量、什么时候发作,他都搞得一清二楚。
    第三天,顾言诺直接进了谢蓝玉的营帐。
    谢蓝玉处理完军务,抬头看见他愣了一下:“怎么是你来了?言笑呢?”
    顾言诺看着挺憔悴的,眼圈都黑了,但他看着谢蓝玉的眼神挺复杂的:“你真要去啊?要是林子墨在,他肯定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
    谢蓝玉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他不在啊。被俘的是我娘和我弟,我怎么可能不管呢。”
    “那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好啦。”
    谢蓝玉直直地盯着顾言诺,说:“但端王他只要我,怎么办呢?”
    别人可能不懂端王,但她懂。只要是端王想要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和手段去得到。
    顾言诺皱着眉,过了一会儿说:“你要是去了,怎么跟向林子墨解释啊?”
    谢蓝玉转过身去,小声说:“我也想好好等着他回来的。”等她再转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又说,“顾大哥,你把我的药带来了吗?”
    顾言诺最后还是把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她。
    谢蓝玉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颗药丸,她笑了笑说:“有顾大哥你亲自出手,肯定比言笑靠谱多了。”
    顾言诺说:“再过三个时辰,药效就会发作,所以这三个时辰,足够你赶到燕军大营了。一旦中毒,毒素就会在体内扩散,如果没有解毒的话,最多一个时辰就会毒发身亡,到时候什么药都救不了了。”
    说着,他又在谢蓝玉手边放下了一个不同颜色的盒子,“这是你的解药。”
    谢蓝玉一怔,“我不记得言笑在炼制毒药的时候,让她准备解药。”
    “她配制不出来解药,我配制的。”顾言诺道。
    谢蓝玉微微一笑,道:“我为何要你的解药?”
    “自救。”
    谢蓝玉笑得眼角都红了,看着顾言诺说:“要是真让端王得逞了,我还救自己干吗啊?”
    顾言诺愣了一下,表情复杂中带着一丝惊讶。
    他面前的这个女子,比他想象中的要坚强得多。就算落到敌人手里,她宁愿毁了自己,也不会成为敌人手里的武器。
    如果没有了清白,她宁愿跟敌人一起死,也绝对不想以残破之身面对心爱的人。
    但谢蓝玉说起这事儿,好像很平常的样子,一点儿也不犹豫。
    顾言诺紧咬牙关,低声说道:“这绝对不是林子墨愿意看到的。”
    谢蓝玉沉思片刻,随后微笑着回应:“谁让我是林子墨的女人呢?”
    她曾经答应过,这辈子不会再让别的男人碰她。
    她只想保留那份美好,让彼此都停留在最幸福的时光里。
    这辈子,她就认定了他这一个男人。
    顾言诺正色道:“你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别人的计划成功。”
    谢蓝玉呆了呆,顾言诺又叮嘱了一句:“你一定要活着,这样你就可以再见到他了。”
    终于,谢蓝玉盯着那枚解药,轻声道:“这枚丹药,我不能带在身上,只能听天由命。如果我们能够在两个时辰之内攻下雍州大营,那么我的性命就不会断绝了。如果不能,子墨回来的那一天,不要告诉他,我已经死了,就说我熬不住了,要跟他决裂了,找了别人。顾大哥,这样告诉他,行吗?”
    顾言诺走出营帐前,又回头看了一眼谢蓝玉。
    见她拿着药丸,就想往嘴里送。
    顾言诺赶紧说:“这药不是吃的,是塞的,你得从下面塞进去。”
    顾言诺是医生,说这些的时候,脸都不带红的。
    谢蓝玉稍微停了一下,脸色有点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
    之后,谢蓝玉就带着人马,骑着马飞快地出营,去锦城找安惠长公主和平安了。
    等谢蓝玉走后,顾言诺又去了她的营帐看看,发现那解药还在桌上,她果然没带走。
    她用了那药,四个小时后就会毒发,超过这个时间,就算有解药也救不回来了。
    顾言诺紧紧握着解药,她这是想靠老天帮忙呢,还是心里其实也没抱什么希望啊?
    以前知道林子墨喜欢上谢蓝玉的时候,顾言诺还觉得挺不可思议的,那么个硬汉,怎么就喜欢上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了。
    但后来,她越来越明白,天底下娇滴滴的女孩儿那么多,为啥林子墨就偏偏喜欢她呢。
    听说北方打仗的时候,京州也老是被战乱波及。但京州出了个女将军,她守着京州,赢得了大家的喜爱。
    那个女子,就是谢蓝玉。
    江陵出了那么大的事,她可是亲自领兵去增援的,不仅帮江陵全城百姓搬家安顿,还救了沈言笑一命,更把景川王的水军给打跑了,简直是江陵的大恩人啊!
    顾言诺这个人,平时是不会轻易向人道谢的,因为通常都是别人欠他的情。
    但现在他心里清楚,谢蓝玉这份恩情太大了。他能做的,也就是尽量帮她一把了。
    这位女子,身处乱世之中,非但没有被困境所打倒,反而展现出了非凡的坚韧与活力,她的光芒令人瞩目。
    正因如此,林子墨对她心生倾慕,心心念念皆为她的身影。
    如今,她更是独自一人勇闯敌营,即便深知前路艰险,亦毫无惧色,这份勇气与决心实在令人敬佩。
    然而,她不是鲁莽的人,而是以自身作为诱饵,暗中指挥将士们夜间行军,悄然包围敌人,只待时机成熟,便一举发起攻击。
    这位女子,有时也是很固执,对于她而言,所爱之人比生命还要重要,她宁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愿给敌人留下任何威胁与把柄。
    这么多年来,她所经历的艰辛与磨难确实非同寻常,这份坚韧与毅力足以赢得每一个男子的深切疼惜与尊重。
    顾言诺在内心深处默默祈祷,但愿她能够成功克服此次的困境,倘若能够顺利渡过难关,未来的日子或许会更为顺畅。否则,命运之神对她似乎显得过于苛刻和不公。
    怀揣着这样的思绪,顾言诺果断地将解药收入袖中,随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营帐。
    而当谢蓝玉如约抵达锦城之际,端王早已在城楼上静候多时。
    谢蓝玉抬头仰望,只见雪花纷纷扬扬地洒落,四周皆被洁白覆盖,仿佛企图以此掩盖战争的残酷与人心的险恶。
    她的视线中,端王的身影孤独地伫立于城楼之上,衣袂在凛冽的寒风中飘扬。
    端王俯首向下,亦能瞥见马背之上的谢蓝玉,她身披铠甲,秀发随风飘舞,双眸与眉宇间流露出如墨般的深邃与坚定。
    一切均依计划而行,她终于如期而至。
新书推荐: 柯学:我和哀酱有个约定 星穹铁道: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 重生弥补人生缺憾 综漫:从斩赤红开始的阿修罗 我在诡夜斩神魔 开局与女尸同床,我是大宋守夜人 大明好王爷 嫁给病娇小叔后,疯批亡夫回来了 女明星们的猎物 神主归位,妖妃千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