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崛起之我的阿根廷 > 第84章 境遇性危机2

第84章 境遇性危机2

    纳夫维尔董事讲完后,掌声雷动……
    随后黎塞留公爵路易·安托万见董事们没有人再站起来说话,他拖着病重的身体在身旁一位年轻人的搀扶下勉强地站了起来。
    大厅内的所有人见这位没有了平时的严肃,今天给人的感觉是脸色极差,精神也全无,一看就知道生了重病并且勉强站起来的监事会主席黎塞留公爵,也知道这是件关系到所有人的事,很快连同掌声都安静下来。
    公爵整理一下笔记,看了看大家目光聚集到自己的身上之后强装平静又提着声音的说道:“今天的会议最后的一件事是比较重要的,大家也看到了,这次会议有三分之一的同事们没有参加,他们离开了法国,去到比利时地区的布鲁塞尔,这是完全始料不到的事。”
    “制宪议会也开始把剑指向我们了,大家也都有了想走的心思,我能理解,所以这次为了公司能更好的运行,我想动用陛下给我的特权将菲茨罗伊公司总部迁到布鲁塞尔去。”
    “你们知道的,写一封信送往阿根廷,最迟差不多要年底才能得到陛下的回信,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主席台上的约瑟夫·罗什舒亚特·莫特马尔也是缓缓的站起来说道:“这个决定,是公爵前几天报给我们董事会的,我们一致决定赞成公爵的话,三月份和四月份准备,五月一日早上便离开巴黎。”
    “尼德兰”
    “布鲁塞尔”
    “比利时”
    “是的,先生,我也觉得早点离开巴黎是正确的。随着制宪议会的出现,我们也受到了新政府各方面的特别“照顾”,诸国对于巴黎发生的事,目前持观望态度,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会抵制巴黎的制宪议会。西班牙的马德里不合适,相信大家都知道阿根廷的原因,再加上他非近海和港口城市不能选他,意大利地区的城市就更别说了,最后就剩菲茨罗伊控制的比利时,并且布鲁塞尔综合下来也是目前对我们未来发展最好的城市了。”菲茨罗伊-西班牙公司的总裁纪尧姆·德·尚德瓦尔也附和着说道。
    阿方索·德·科唐坦之前在布鲁塞尔工作和生活了十五年,又身为董事之一自然是要说话的,他说道:“我知道大家对选择布鲁塞尔作为总部公司的选址有很大的争议。”
    “认为荷兰地区的阿姆斯特丹才是第一首选,哪里还有着我们的尼德兰公司,但我们都知道阿姆斯特丹乃至于整个荷兰地区并不被我们完全控制,这意味着主动权并不掌握在我们手上,有很大的风险,目前公司发展求稳,这是不被允许的。”
    “而整个比利时地区的官员是查理陛下间接任命的,贵族与商人们也加入了菲茨罗伊的阵营,所以……”
    “请宽恕我的无礼,先生,这也正是我们的担忧所在,神圣罗马皇帝利奥波德二世的姐姐克里斯蒂娜和她的丈夫尼德兰总督阿尔贝特王子还在布鲁塞尔,虽然他们没有实权,但还是神圣罗马皇帝的亲戚,是否会影响到我们公司的布局,要知道哈布斯堡家族对尼德兰地区有一定的影响力,有哈布斯堡成员在的话也会影响到比利时地区的贵族们。并且上一任皇帝约瑟夫二世可是觊觎过菲茨罗伊-尼德兰公司的,这一任皇帝利奥波德二世又会怎么样呢!”一位留着胡须的黑衣中年男人站起来不是很乐观的说道。
    “是的,科唐坦先生,刚才居伊·布罗的话也不无道理。”
    “先生们想想,诸国对巴黎制宪议会还在观望期,肯定不会花多余的精力在我们身上。对于轻重,君主们是分的清的。还有你们各自的家族早早地便在比利时经营了,又怎么会出现意料不到的情况呢。”
    “先生们是不是忘了,纽斯特里亚军团就在北方六省,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科唐坦继续说道。
    居伊·布罗等人眼里瞬间有了光,他们刚才就没往这个方向去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比利时地区早就是菲茨罗伊家族的势力范围了,比利时地区本身已有独立的心思,哈布斯堡根本没有办法彻底掌控这个地方。
    这样,菲茨罗伊的总部放在布鲁塞尔的话,大家对公司和自身的生命安全也就放心了。
    黎塞留公爵路易·安托万看大家不再讨论,反对之声渐渐消失后,他身旁的年轻人拿着笔写了写,公爵中气略显不足的说道:“就这么定了。”
    黎塞留公爵路易·安托万看着眼前的儿子也是欣慰的笑了笑,他对自己的儿子很满意,各方面都很优秀,特别是对各种财政方面的能力有着自己的理解方式,很多观点也让自己这个父亲眼前一亮,几年前国王查理说他有首相之资啊……
    黎塞留公爵今天不管怎么样也要来的原因就是除了完成最后的工作之外就是私心了,把儿子介绍给大贵族们认识,因为他知道菲茨罗伊总部公司在阿根廷王国建国后又被大家私下称为“阿根廷王国的贵族院”,如此可见其影响力。
    不是黎塞留公爵不忠于波旁王室,只是巴黎汹涌的革命趋势,实在是有心无力啊,生命的最后他想以父亲的身份为儿子阿尔芒·埃马努埃尔谋个好去处罢了。
    黎塞留公爵鼓足了声音对会议室内的所有人说道:“先生们,很高兴与大家共事那么多年,但这是我最后一次出席最高会议了。”
    说完拿下帽子,绅士优雅的对着众人微微鞠躬。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新人,他是我的儿子阿尔芒·埃马努埃尔,从今天开始他便接替我的位置,还请大家相信我,阿尔芒不会让各位失望的。”
    公爵说完,阿尔芒·埃马努埃尔分别向着三个方向的众人微微鞠躬
    “先生们好,我是阿尔芒·埃马努埃尔。”
    大家也友善的看着这位未来的第五代黎塞留公爵,这个家族不管是在波旁王室还是菲茨罗伊王室,地位都是超然的。
    法国元帅第三代黎塞留公爵路易-弗朗索瓦-阿尔芒与儿子第四代黎塞留公爵路易·安托万,他们父子都曾短暂的担任过阿根廷国王查理的老师,又是波旁国王们的宠臣寝宫第一侍从。
    现在路易十六的寝宫第一侍从是大家眼前的年轻人阿尔芒·埃马努埃尔,他又是纽斯特里亚军团驻巴黎军重骑兵团中校团长,从那一面来说都是众人巴结的对象啊。
    贵族们看着眼前黎塞留公爵路易·安托万站在那里,他们好像也感觉到生命在流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也是一起共事了近二十年的人。
    “先生们,再见了……”
    黎塞留公爵路易·安托万最后向众人告别之后,又戴上了他那顶钟爱多年的帽子,他的儿子阿尔芒·埃马努埃尔扶着他率先走出了会议厅……
    下一次菲茨罗伊公司的最高会议,他们不会再见到他了,生命就是这样没有一点昭示。
    黎塞留公爵也要赶紧回去,趁着大脑还很清醒,再给国王查理写最后一封信……
    ……
新书推荐: 柯学:我和哀酱有个约定 星穹铁道: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 重生弥补人生缺憾 综漫:从斩赤红开始的阿修罗 我在诡夜斩神魔 开局与女尸同床,我是大宋守夜人 大明好王爷 嫁给病娇小叔后,疯批亡夫回来了 女明星们的猎物 神主归位,妖妃千万岁